菜单导航

撞车事件

作者: 又亦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12日 15:50:29
午饭过后,开着我的红色别克去银行办事。 蒙蒙细雨中,一辆白色标致轿车在收费口挡住去路,只见它一会儿向前两步,一会儿向后两步,好似表演拉丁舞,我手扶方向盘,静静观看,突然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撞来,“嘭

午饭过后,开着我的红色别克去银行办事。

蒙蒙细雨中,一辆白色标致轿车在收费口挡住去路,只见它一会儿向前两步,一会儿向后两步,好似表演拉丁舞,我手扶方向盘,静静观看,突然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撞来,“嘭!”的一声巨响,我在座椅上一个趔趄,惊道:怎么一下子变成霹雳舞了?

熄火,推门,走到车前一看,我的保险杠改变肤色了,原本是红脸关公,这下成了白鼻子曹操了。一位面色黝黑扎着马尾辫的姑娘从天而降,鲜红的嘴唇一直在念经,倾耳一听,经文却是“对不起!”,她弯腰用纤手在我车前的保险杠上来回擦拭,“马尾巴”顺着脸颊无力地垂下。

公了还是私了?我问。

你看怎么办呢?马尾姑娘没了注意。

我低头向着她车子瞅了一眼,新崭崭的还没有上牌照呢,原本白皙靓丽的的后杠凹下去一大块,似被炮弹炸出的深坑,边角的铁皮高高地翘起,如龇牙咧嘴的怪兽,已经严重变形了。

还是公了吧,你打电话报案,请保险公司理赔。马尾姑娘连声感谢,转头催促同行的小伙子拨打电话。其实,私了对我有利,拿了修理费走人,不耽误我去银行办事儿。但是,马尾姑娘就惨了,全部自己掏腰包,那腰包可要“瘦”下一大圈了。

为了避免占道影响他人,我把车子挪回停车位上,马尾姑娘也坐到回驾驶室,她的车好似犯倔的水牛,东突西进,就是不肯归位,好几次都要蹭到左边的正在“稍息”的一辆黑色奥迪。进退维谷,最终,她被卡在两车之间,动弹不得了。马尾姑娘走下车,可怜巴巴地望着站在牛毛细雨中的我,你帮我停好吗?沧海横流,方显英雄本色。我坐到肇事车上,挂档,踩油门,方向盘划出漂亮的弧线,这头刚刚还在发疯的“水牛”,乖乖地趴到一块狭小的空地上。

雨渐渐大了,交警还没有来。马尾姑娘跑到车里拿出折叠伞,撑开遮在我头顶,鲜红的嘴唇又开始念经。我笑了,开车哪有不发生剐蹭的?只有没伤到人都是小事儿。

六年前的夏天,我开车回家吃午饭,在望江路与肥西路交口左转抢道,一头撞上一辆直行的大货车,大货车是金刚不坏之躯,自然无碍,我的小车却惨了,上演一出“变形记”:保险杠裂了,大灯碎了,引擎盖翘起来了。责任自然在我,大货车司机却在大太阳下不断地安慰我,要我不要担心,他会协助我办理保险理赔事宜的。他驮着满满一车装满鸡蛋的塑料筐,陪我去遥远的快速理赔中心办理相关手续……

马尾姑娘说,今天碰到好人了。我笑道,世上的好人多着呢。

雨顺着伞骨滴滴答答往下淌。

马尾姑娘着低头自言自语,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把车开好?我笑道,多撞几回就可以开好了。她扬起脸,很虔诚地问,到底要撞几回呢?我卖个关子,神秘地说,那要看你的悟性了。

二十分钟后,交警抵达现场,马尾姑娘赶紧说,是我全责,是我倒车不小心撞了他。交警也是一位年轻人,他和蔼地安慰道,开车哪有不发生碰撞的,只是以后要小心了,千万别出大漏子。证件交到他的大手里,他摊开一看,对着马尾姑娘嘿嘿地乐了,昨天拿到驾照,今天就提了车,这节奏赶上传切配合的足球运动员了。

保险公司的勘察人员还未赶到,我和马尾姑娘在超市屋檐下避雨。只听她喃喃地说,我要拍张照片留作纪念。我向她靠近一步,只见她拿出小巧的白色手机,对着交警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单“咔嚓”一声……

啊,原来不是和我合影呀!(朱军东)

上一篇:江湖越老胆越小

下一篇:尘香流年如梦